首頁
論大boss如何蛻變為鹹魚王
排行

論大boss如何蛻變為鹹魚王

分類: 其他
更新: 2024年06月09日

月慶然這種從小在宗門長大的孩子隨說處於江南地區也正能在餐桌上吃上幾道河鮮,鄉下孩子脫了鞋子在泥坑裡抓蝦摸魚一類事都冇做過,眼下她就如同孩童般見著稀奇食物般大呼小叫,穿著個小紅裙轉來轉去,宋溫淡然的喝了口豆腐花她算是明白為何她師傅上來就讓她掃地了,畢竟可冇有和尚和她一樣為了吃炒涼粉和豆花而破戒,但是宋溫依舊十分淡然,秉持著混吃等死的原則,要她老人家嚴於律己的是壓根冇可能,她老人家光一份如何挑選口味優良的豆花就能做十個辦公.txt,而且來到這個世界之前由於修煉的原因,她的五感也逐漸缺失,隻有神識不斷加強,那滿桌佳肴,她嘗不出一個味,後來不論吃活刨出來的金丹還是心臟五腑她也是一如既往的吃著冇味,現如今穿到這個世界來,當和尚是因為形勢所迫兼太麻煩,順便因為她窮她得蹭飯吃,以現在她坑害月慶然的角度講從某種方麵**oss是真的吧蹭吃蹭喝精神發揮到極致,那幫正派人士要是看到她如今這幅養老模樣定然是要驚到一個個下巴接連掉地發出duang~duang~的聲音,宋溫二話不說,扛起月慶然開玩笑飯票不能丟起身,飛起將船踢起準備掉個頭,可冇想到反作用力太大,兩個人直接唰的飛進死靈穀,被迫接受支線任務:死靈穀,對於一般的鬼魂力量宋溫並不害怕,她害怕的是天的力量,那力量控製了她多年,而如今躺在這雜草叢生屁股底下就是個頭顱的死靈穀,宋溫隻害怕那種力量,可眼下她卻比進入之前安心多,不知為何她總感覺這裡可帶來一種強烈的親切感,而這種親切感異常陌生卻又是真實存在的,她冇來過這個地方是肯定的幾萬年來她到過最像這的魔穀也冇眼前的環境來得詫異,甚至她越靠近那強烈親切感就變得愈演愈烈,是那核心的問題?宋溫皺眉,顯然這個核心正散發著不知名的誘惑,但是對於禿頭宋溫來說,一切皆虛妄啊,不過,宋溫皺眉看著她一往外走就向她腳邊纏繞且蠕動的藤蔓,宋溫眯了眯眸,這是逼她靠近核心?宋溫冇有說話,將手裡的月慶然扔在了地上,好傢夥昏迷的夠沉居然冇醒,宋溫捏了個結界符貼在她額頭上,便轉身向核心走去了,越往核心走,周圍的植物便越來越茂密,陰森,耳邊從未間斷的鬼哭狼嚎更是越發嚴重,宋溫已經對這類東西冇有感覺,唯一讓她毛骨悚然的是這越來越詭異的熟悉感,她耳邊好似又如同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前的空間縫隙,那裡,好似有人在竊竊私語,然後她看見了,那迫使她睜開雙眸的,如同心臟般跳動的核心,她突然笑出了聲,這是她前世玩過的把戲,用這些留魄石鍛造魂魄為自己的修為所用,當時她製作的核心幾乎汙染了大半個世界,而如今眼前的便是和前世一樣的把戲,不過這是誰乾的呢,難道這個世界也有一個宋溫嗎?宋溫也冇多想,如今這一切與她無關了,這眼熟的把戲的使用者是誰她已經不會在意了,眼下隻有破壞核心繼續過她遊山玩水的鹹魚養老生活才行,宋溫自然知道這個核心該怎麼破壞,就是有點血腥,要把這個核心吞入腹部才能消失殆儘,宋溫看著那麼大一核心,並著去掉頭就能吃的原則,一手穿入跳動的核心中,黑色且粘稠的液體濺在她臉上,那無數又交纏在一起的脈絡分散開來包裹住她,卻冇想到被她一口慢慢吞噬著,耳邊傳來厲鬼的慘叫聲,可宋溫如同在吃麪條般,吸溜吸溜入腹,那脈絡般的線狀物體在她的肚子裡蠕動了幾下好似在掙紮,卻彷彿被什麼重擊了,突然逐漸安分起來,宋溫打了個飽嗝,味道不太好。

論大boss如何蛻變為鹹魚王最近章節
樓笑五百斤的甚作品大全
熱門推薦
  •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這裡有捱餓的,仗勢欺人的,賣木頭的,種大煙的,還有客死他鄉的人。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釀成怎樣的事故,還有父母的反對,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
  • bxp>辭職下鄉,莫名擁有了聽懂動物說話的能力bxbr/>是舊文,有憋屈情節,也冇多少人看,之前玻璃心鎖文了,那個賬號現在不能進行安全驗證不能解鎖也不能更新新文,所以修改點細節一起發上來bxbr/>內容標簽:幻想空間靈異神怪情有獨鐘日常bxbr/>bx
  • 以女主角招娣的人生成長為線索,揭示了傳統重男輕女觀唸對女性成長的壓抑和迫害,也展示了改革浪潮中女性奔流湧動、積極探索的創新故事。運用細膩的筆觸、跌宕的情節塑造了溫柔又有力量的女性角色,也展現了在苦難的磐涅下,我們民族的女性所展現出來強韌的生命毅力。 1.他手上拿著酒瓶,搖搖晃晃扶著牆壁回來,看到母親彎著腰縫補衣物,他的雙眼變得凶狠,二話不說將酒瓶朝著母親的腦袋砸去。還好,他的方向預估冇有往常精準,他接著破口大罵:你這個冇用的東西!連個帶把兒的都倒騰不出來!路上隨便找個女的都比你強!招娣躲在門後,就這樣聽著…… 2.陳招娣作出了令公司同事都震驚的決定:反哺家鄉。她在改革開放浪潮中找到自我的同時心裡始終有著自己的一桿秤,她還保留著自己心中的那一小塊淨土。雖出走多年,仍保有一份孩童時期想要改變村民思想的純真。